快捷搜索:  

这些祖国“网红”又在本火了

原创 你(ni)们(men)的(de) ELLEMEN睿士
当下日本年轻人(ren)中最为流行的(de),就是(shi)尝一口正宗的(de)中国菜。
日本艺人(ren)在电视(shi)上大赞自己吃过的(de)“中国料理”有多不一样,网络上人(ren)们(men)争相去中餐厅打卡.......在这背后,是(shi)不少日本人(ren)对(dui)过去日式“中华料理”产生的(de)合理质疑:“我(wo)吃过的(de)是(shi)中国味道吗?”
中国料理 vs 中华料理
其实,日本人(ren)对(dui)中餐并不陌生。从日剧、日漫中不时提到的(de)“中华料理”,到热爱中餐的(de)漫画家倾情创作的(de)《中华小当家》。据日本总务省统计,日本人(ren)吃中餐的(de)频(pin)率仅次于去咖啡店和普通日式餐厅。动漫中的(de)“中华料理”
不过,这里的(de)“中餐”并非是(shi)国内民众每天吃到的(de)口味。习惯对(dui)一切外来食物进行本土化改良的(de)日本民众,其实是(shi)在近几年才接触到中国当下流行的(de)中国美食,大多叫做“中国料理”“本格中华”,甚至是(shi)细化到具体地点:“广东料理”“四川料理”“北京料理”等等。
在日本的(de)社交网络上,甚至还出现了如何去中国人(ren)开的(de)餐馆就餐的(de)攻略,以备爱好(hao)者查阅珍藏。
比如去了没有人(ren)讲日语的(de)麻辣烫店,进门时店员向自己说了中文,帖子提示微笑就好(hao)不用回答;不知道如何点单,就看看菜单上的(de)图片和汉字猜一猜;店员用中文叫号的(de)时候听不懂,就稳稳坐着,他(ta)们(men)发现你(ni)不动就会改用日语再叫一遍。日本出版的(de)中国料理攻略书目录:
教你(ni)你(ni)如何从汉字推测菜名,不同地区的(de)招牌菜等等
在互联网上,介绍火锅、钵钵鸡、烧烤等美食的(de)视(shi)频(pin)评论区,日本网友们(men)也会开始聚众回忆自己在中国留学、工作、旅行的(de)经历。经过多年“变异”中华料理喂大的(de)日本人(ren),尝过中国料理后才发现,原来没有日式酱味的(de)中餐可以这么好(hao)吃。
在线下,杨国福、沙县小吃也开到了日本。杨国福早在十几年前就在涩谷开了店,沙县小吃开在高田马场,前者是(shi)年轻人(ren)的(de)购物天堂,后者是(shi)早稻田大学学生压马路的(de)人(ren)气地点。另外,传统的(de)“中华料理”麻婆豆腐的(de)存在感也正在被水煮鱼等抢夺,为保证口味正宗,不少中餐店还请了国内大厨赴日亲自下厨。东京高田马场街边的(de)沙县小吃
正宗的(de)“中国料理”在日本的(de)身价也是(shi)各式各样,杨国福的(de)一碗麻辣烫可以卖到约人(ren)民币100元一碗,而普通人(ren)也可以吃到约合人(ren)民币20多块的(de)沙县小吃。
日本人(ren)记忆里的(de)“中华料理”
并非是(shi)真正的(de)中餐
其实在每个日本人(ren)心目中,中华料理在关于饮食的(de)记忆里都不会缺席。
干烧虾仁要放番茄酱;要将酸甜的(de)酱汁倒在米饭上;麻婆豆腐是(shi)一道减麻减辣热门菜,还以盖饭便当、方便面的(de)身份,出现在日本的(de)便利店货架上;煎饺作为一道菜,是(shi)要另外再点主食进行搭配的(de);在中国闻所未闻的(de)“天津饭”,用牛肉炒的(de)青椒肉丝,还有加了卷心菜的(de)回锅肉……在咱们(men)中国人(ren)看来,这些照猫画虎的(de)奇怪菜式,和它(ta)们(men)远在北美的(de)表亲“左宗棠鸡”一样,都是(shi)历史上在外打拼的(de)华侨们(men),为了照顾当地人(ren)口味而研发出的(de)中餐新菜系。
上世纪六十年代,在日本电视(shi)节目上“表演”川菜烹调技能的(de)厨师陈建(jian)民,让日本民众第一次见到面食以外的(de)中华料理,而后随着中日邦交恢复正常,弱化麻辣口味,加入日本人(ren)本身就很喜欢的(de)酸甜调味的(de)改良版中餐,成为了日本人(ren)日常饮食中的(de)重要组成部分。“中华料理”中的(de)名菜:麻婆豆腐
开在大街小巷的(de)中华料理店,通常都以分量足、价格低为卖点,算是(shi)当地的(de)廉价重口味美食。不少打着“中华料理”口味标签的(de)速食产品(chanpin)味道四不像,还有中小学生食堂供应的(de)中华料理菜色也给不少日本人(ren)留下了“难吃”的(de)初印象。
就算是(shi)高档的(de)中华料理,装潢大多在国人(ren)看来比较老气陈旧,暗色实木雕花内饰营造出浓浓的(de)国营饭店风,反而让日本人(ren)感觉“异国风”明显,多次成为上世纪电影的(de)拍摄地,但其菜品口味或多或少都经过了改良,酸甜口味为主、不管什么菜都要带着浓浓勾芡的(de)中华料理,已经难以再俘获新一代日本年轻人(ren)的(de)心。
自信又任性的(de)新中餐厅
和迎合日本饮食文化的(de)中华料理不同,近年来开在日本的(de)中餐厅,多了不少自信甚至“任性”,不太在乎日本人(ren)的(de)口味了。
麻辣烫就放足了辣椒,水饺就是(shi)要煮着吃,螺蛳粉店门口臭酸笋的(de)味道一定会让日本人(ren)绕道走。随着在日本生活、定居的(de)中国人(ren)越来越多,开在日本的(de)中餐馆拥有了稳定的(de)、数量庞大的(de)“中国胃”客源,也就不再需要费尽心思揣摩当地人(ren)的(de)口味。
因为中国菜在中国什么样,在日本就什么样。除了小餐馆,海底捞、小肥羊等大型连锁店也登陆了日本餐饮市场。麻辣火锅能征服不会吃辣的(de)欧美人(ren),征服饮食习惯本就略相近的(de)日本人(ren)更是(shi)轻而易举。味道更丰富,食材更多样。
在当地电视(shi)节目的(de)随机采访中,坐在火锅店的(de)日本食客们(men)对(dui)颠覆自己刻板印象的(de)中国料理又惊又喜:“原来我(wo)们(men)小时候都被骗了,当时吃的(de)都不是(shi)正宗的(de)中国菜”;“真正的(de)中国料理菜式太多了,感觉一年也吃不完”。
原本没有期待会受到日本食客光顾的(de)中国餐馆,有些店面只有中文菜单,店员的(de)日语水平也很有限。但是(shi)因为中国人(ren)聚集、中国顾客又带着日本朋友来就餐、日本人(ren)又会带更多本地的(de)朋友来,中餐馆的(de)热度从线下蔓延到线上,一度成为社交网络上的(de)热点话题。
与从前热衷于中华美食,只能靠结成“麻辣联盟”,参加旅行团去中国旅行的(de)爱好(hao)者们(men)不同,新一代的(de)日本年轻人(ren)们(men),通过身边朋友、综艺、网络了解到的(de)正宗中国菜,在自己家附近就能吃到。
今年7月,日本历史最长的(de)中华料理店聘珍楼横滨总店因为经营不善倒闭。租金负担外加疫情影响,让这家以企(qi)业(ye)订购、团体宴请为主要消费场景的(de)高档餐厅不堪重负。与此同时,日式口味的(de)平价中华料理店却在争议和丑闻的(de)泥潭中越陷越深。
2013年和2017年,日本的(de)“饺子的(de)王将”料理店社长被枪杀,后来又出现多日不换调理用油,导致一名员工身体不适,结果导致工伤的(de)问题,而事件中上司(si)的(de)一句“常换油赚不到钱”的(de)句子也被媒体放大成标题,引起巨大争议。
最近,另一家“大阪王将”中华料理店后厨发现虫子一事又掀起争议,因为名称相似,“饺子的(de)王将”被波及风评被害,中华料理店在日本的(de)声望出现了一定程度的(de)下滑。
但这些新闻(xinwen)在中国国内并没有引起多大的(de)波澜,日本的(de)“中华料理”反而在这几年慢慢进入国内,让不少人(ren)有了一种“在中国吃日本人(ren)改造过的(de)中餐”的(de)套娃般体验。
先是(shi)上文中的(de)“饺子的(de)王将”在2005年开始拓展中国市场,最多时开设(she)了6家店铺。不过“饺子的(de)王将”煎饺在中国消费者中反响平平,最后在中国国内只剩下一家,以至于最后撤出中国。
“中华料理”依然没有停下前往它(ta)源头的(de)脚步。今年,“大阪王将”开始在上海开店,并放话说要在今年年内在上海再开5家门店。据分析,之所以日本的(de)“中华料理”店会再次进入中国,除了疫情期间国内对(dui)日料的(de)需求有所增加外,“中华料理”在日本国内人(ren)气的(de)低迷,也让这些商家希望蹭着“日料风”再次进入中国。
几年前,经过改造的(de)“带着汤汁的(de)担担面”,也被一些日本中华料理店家带去了四川,一家四川的(de)担担面餐厅老板在一次与日本厨师的(de)交流场合中,学到了“带着汤汁的(de)担担面”,他(ta)称这样的(de)做法进一步提高了担担面中麻酱的(de)香味。
不过,上面这些输入进国内的(de)日式中华料理好(hao)不好(hao)吃,应该还需要时间(shijian)的(de)考验吧。
参考来源
那个NG:日本人(ren)终于吃明白了,楼下中华料理是(shi)冒牌中餐
吃货研究所:日本人(ren)喜欢的(de)中华料理,在中国根本找不到
撰文:盆栽,Jonas
原标题:《这些中国“网红”又在日本火了》
阅读原文
中华料理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61人留言! 共有:66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