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王蒙:切勿以自己好恶的尺子度量别人

说来有趣,你(ni)所喜爱的(de),你(ni)以为旁人(ren)也喜爱;你(ni)所恐惧的(de),你(ni)以为旁人(ren)也恐惧;你(ni)最厌恶的(de),你(ni)以为对(dui)旁人(ren)也十分有害。其实,往往并非完全如此。
我(wo)曾经竭尽全力地把我(wo)年轻时候喜欢唱的(de)歌、喜欢读的(de)书推荐给我(wo)的(de)孩子,孩子们(men)嘲笑我(wo)唱过的(de)“胜利的(de)旗帜,迎风飘扬”之类的(de)词。他(ta)们(men)说:“您那时候唱的(de)歌的(de)歌词怎么这么‘水’呀?”我(wo)感到奇怪,因为我(wo)觉得他(ta)们(men)唱的(de)歌的(de)歌词才不成样子呢。直到过了很久之后我(wo)才悟到,一代人(ren)有一代人(ren)的(de)歌,他(ta)们(men)有时会接受一点我(wo)的(de)所爱,但是(shi)他(ta)们(men)毕竟有自己的(de)所爱。因为我(wo)们(men)生活在不同的(de)时代和不同的(de)背景下。
我(wo)发现,人(ren)的(de)这种以自己的(de)好(hao)恶为尺度来判断事情的(de)特点,几乎可以上《笑话大全》。一个母亲从寒冷的(de)北方出差回来,就会张罗着给自己的(de)孩子添加衣服;一个父亲骑自行车回家骑得满头大汗,就会急着给孩子脱衣服。父母饿了就劝孩子多吃一点,父母撑得难受了就痛斥孩子太贪吃;父母寂寞了就责备孩子太老实、太不活泼,父母想午睡了就觉得孩子弄出的(de)噪音令人(ren)讨厌;父母想读书了就发现孩子不爱学习,父母想打球了就发现孩子不爱体育;父母烦心的(de)时候就更不必说了,一定是(shi)看着孩子更不顺眼了。
上一代人(ren)对(dui)下一代人(ren)的(de)消极评价,究竟有多少是(shi)靠得住的(de)?有多少是(shi)以己度人(ren)度量出来的(de)?反过来说,下一代人(ren)不是(shi)也以自身当标尺吗?当他(ta)们(men)看到上一代人(ren)已经发胖、已经不明白许多新名词的(de)时候,他(ta)们(men)是(shi)多么失望啊。可他(ta)们(men)怎么不想一想,老一代也曾经大大地火过呢。英语里有一句谚语:“Every dog has its day.”(人(ren)人(ren)皆有出头日)上了年纪的(de)人(ren)与年轻人(ren)之间,相互之间需要更多的(de)了解。
我(wo)无意用简单的(de)进化论观点,来认定新的(de)一代一定胜过上一代,但是(shi)至少人(ren)们(men)是(shi)发展变化的(de),社会是(shi)与时俱进的(de),科学技术、思想理论、生活方式甚至价值观念都是(shi)不断发展变化的(de)。你(ni)高兴,认为它(ta)越变越好(hao),它(ta)会变化;你(ni)不高兴,断定它(ta)越变越坏了,它(ta)照旧会变化。你(ni)给予很高的(de)评价,它(ta)要变;你(ni)评价极差,认为一代不如一代,全是(shi)败家子,它(ta)也要变。
这里我(wo)不想轻率地对(dui)这种变化做出价值判断,前人(ren)的(de)许多东西都是(shi)需要继承、需要珍惜的(de),后人(ren)的(de)变化在得到进步、得到崭新的(de)成果的(de)同时,也会失去一些好(hao)东西,也许还会付出一些代价。但是(shi)想让下一代人(ren)不发生任何变化是(shi)不可能的(de),只有理解这些发展变化,才能取得教育或影响下一代的(de)主动权,才能赢得下一代人(ren)的(de)信赖和尊敬。同时,年轻人(ren)也只有把前人(ren)的(de)一切好(hao)东西继承下来,才有资格谈发展和创造。
关注格命草,一起读经典
赠送您诗集《读睡诗选》
原标题:《王蒙:切勿以自己好(hao)恶的(de)尺子度量别人(ren)》
阅读原文
湃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377人留言! 共有:377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